Facebook对决谷歌:未来互联网王者之争

Facebook对决谷歌:未来互联网王者之争 导语:《财富》杂志11月3日发表评论文章,探讨了在互 联网发生转变之际,谷歌与Facebook之间的竞争。双方在社交网络领域展开人才的争夺和产品服务的竞争,谷歌动用了大量资源来发展社交网络项目,而 Facebook则力图保持自己的竞争优势。这场竞争的胜者将决定互联网的未来。 以下为文章全文: 保罗·亚当斯(Paul Adams)是硅谷炙手可热的人才之一,他是一个杰出的产品设计者,通常带着眼镜,说话中夹杂着浓浓的爱尔兰口音,对技术充满着狂热。他是谷歌社交项目的 主要研究人员之一,帮助构建了Google+的主要架构,比如让Google+用户将朋友轻松归类为“好友”或“大学同学”等。但亚当斯本人并不太为消费 者所熟知,很少出现在公众面前宣传他的理念。去年12月,他出人意料地跳槽Facebook,负责帮助该公司设计社交广告平台,这当时在硅谷掀起了一阵风 波。亚当斯在博客上对这一跳槽举动作出了解释,他认为谷歌看重的是技术,而不是社交学。 在科技业的竞争史上,还从来没有像谷歌与Facebook之间这样激烈的竞争。两家公司在针锋相对地争夺亚当斯这样的出色人才,吸引人们的眼球,同时全力争取广告收入。无论是甲骨文与惠普之争,还是微软收购Netscape,公众当时都未引起相当重视,但意义却很深远。谷歌与Facebook之争也是这样,竞争的赢家将决定互联网的未来,其结果将影响到我们获取信息、进行沟通和消费购物的方方面面。 竞争的一方是社交网站领域的主导者Facebook,希望巩固其作为人们网上身份所有者的地位。而竞争的另一方则是排列全球信息、为我们提供信息搜寻方式的谷歌,希望在互联网从超链接世界转向社交世界之际,自己仍能引领潮流。 虽然谷歌共同创始人、CEO拉里·佩奇(Larry Page)仅比Facebook 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年长11岁,但这两个人在互联网世界里却属于两代人,有着不同的世界观。在佩奇的网络世界中,任何事情都是以搜索作为起点。你可以 搜索新闻,搜索鞋类商品,或通过信息搜索来追踪明星动态。如果你希望了解身体状况或决定购买何种品牌的电视,你会选择搜索相关信息。在佩奇的世界里,谷歌 十多年来引以为傲的搜索算法几乎表现完美。但最近几年来互联网领域开始逐渐发生变化,无情地走进扎克伯格的世界。在那个世界里,人们不再通过搜索去了解新 闻,而是让朋友告诉你最新的新闻消息。朋友们会跟你分享他们所喜爱的电影、钟爱的品牌以及喜欢品尝的寿司。 Facebook无可争议地处在这个新世界的中心,现在多数人的网上之旅都始于Facebook。Facebook 的奇妙之处就在于将触角伸到整个网络之中,让其他人也可接触到你的朋友网络。因此,成千上万的网站和应用也就自然而然成为了Facebook的卫星,沿着 固定轨道围绕着Facebook运行。你可以到点评网站Yelp上查找Facebook朋友对街角新开咖啡店的评价,到音乐网站Spotify上去让 Facebook朋友帮你挑选音乐曲目,也可与Facebook朋友同玩Zynga社交游戏。而对谷歌的佩奇来说,情况不妙的是谷歌的搜索算法无法准确找 到这些社交活动信息,因此在用户的日常上网活动中,谷歌正逐渐边缘化。 这种网络活动社交化的转变同时也改变了企业和消费者活动,首当其冲受到影响的是广告活动。目前美国在线广告市场规模为310亿美元,谷歌拥有大 约41%的占有率,其中包括搜索广告市场的大部分占有率。在现在搜索广告的增长开发放缓,很多广告客户都将有限的广告预算投放到Facebook社交平台 上。目前Facebook在全球拥有8亿用户,其中许多用户在Facebook网站上所花的时间远远超过其他网站。在这种有利条件的推动 下,Facebook的显示广告收入今年预计将增长81%,而相比之下谷歌显示广告收入的增幅可能只有34%。谷歌和Facebook都力图让人们相信, 未来还有无限增长的空间。但这种说法未免过于天真。Stifel Nicolaus分析师乔丹·罗翰(JORDAN ROHAN)就表示,投资者认为谷歌和Facebook的现实广告收入都可以增长数十亿美元,这种增长并不会导致双方市场占有率的互相侵蚀,然而这种预期 并不现实。 就像十年前的比尔·盖茨(Bill Gates)一样,佩奇也发现谷歌对科技世界的掌控力在减弱。因此他开始重拳出击,希望分得社交网络业务的一杯羹。他出任谷歌CEO后的首个重大举措就是 调集大量的财力、人力资源投入Google+项目,希望借此撼动Facebook在社交网络领域的地位。Google+并不是谷歌的首个社交项目,却是该 公司第一个未落人笑柄的项目,谷歌称Google+推出仅仅4个月就拥有了4000万注册用户。现在扎克伯格开始意识到,自从Facebook超越 MySpace成为全球排名第一的社交网站以来,Google+首次真正威胁到Facebook的地位。(对Facebook来说这种威胁还有另外一层意 义,那就是任何地位的削弱都可能影响到该公司酝酿已久的首次公开募股(IPO),给超过800亿美元的公司总价值预期蒙上一层阴影)。不出意料的是,就在 Google+上市后不久,Facebook员工就进入了封闭式开发阶段,力争尽快推出与Google+某些受好评特性类似的功能服务。 但防守并不是扎克伯格的风格,就在今年9月,扎克伯格在F8开发者大会上发布了显著改变当前服务的一系列新特性。人们预计Facebook最终 将推出广告平台网络,充分利用用户的社交网络活动习惯,帮助广告客户准确找到网上的消费者目标。如果策略得当,Facebook可能进一步威胁到谷歌的在 线广告霸主地位。 对多数网络用户来说,他们只是经常在Gmail邮箱和Facebook内容之间来来回回切换,而对谷歌和Facebook而言,这却是一场战 争。在这个硝烟弥漫的夏天,扎克伯格向周末加班的员工提供免费餐饮,希望激发他们的斗志。而佩奇的研发团队则在向Google+快速增加大量特性,在短短 90天内就新增了100多项特性。这两家公司现在就产品开发和广告业务所作出的决策将决定他们在未来相互竞争中的成败。 谷歌咄咄逼人 佩奇曾经对Google+很不满意。在春季的一个周末,佩奇在他的Android手机上体验早期的Google+原型特性,他发现将刚拍下的照 片发布到这个网站上非常麻烦。于是他叫来了负责社交项目的维克·冈多特拉(Vic Gundotra)。冈多特拉作出辩解,解释为什么Google+团队决定采用这个方案。但佩奇坚持用户应该只点击一次就可以将图片上传到网站。在谷歌, 佩奇的话是一言九鼎,因此冈多特拉要求团队重新构建图片上传特性,而现在佩奇对这一应用大加赞许。他在描述如何轻松地将图片从Android手机上传到 Google+时表示,这种体验太奇妙了。 #p#分页标题#e#从很多方面来看,Google+都是佩奇看重的社交网络项目。Google+的研发在佩奇还未出任CEO之前就已经开始了,而佩奇在上任后则亲 自参与了这一项目。最初佩奇在每周五上午11点会出席研发团队每周一次的产品评估例会。为了随时了解研发进展,佩奇还将他本人及一些高管的办公室搬到 Google+团队所在的大楼。他向这个项目投入了大量资源,使之成为谷歌成立13年以来规模最大的研发项目之一,冈多特拉也晋升为公司高级副总裁,直接 向佩奇报告。此外,谷歌员工的部分奖金也直接与社交项目的进展挂钩。 Google+项目也是佩奇上任后所作的首次尝试,即让谷歌重新成为一家灵敏、更负责任的公司,避免陷入创新者困境,即许多公司在成功之后变得 麻木不仁,对市场变化行动迟缓。在Google+项目上,公司此前在创新方面时常出现的惯性和随意特点被搁置一旁,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由上至下的贯彻实施风 格。公司另一创始人赛吉·布林(Sergey Brin)就表示,虽然在谷歌内部允许百花齐放仍然重要,但当鲜花竞相开放后,你就需要让它们聚拢成花束。 也许谷歌的社交项目目标需要一些纪律。谷歌此前的几次社交项目尝试都充满尴尬,其首个社交网站Orkut与Facebook同时诞生于2004 年,但主要在巴西运营。此后,谷歌在2007年集合MySpace和其他社交网站,牵头成立了“开放社交”联盟,以对抗声势浩大的Facebook,但最 终这一努力失败。两年以后谷歌推出Wave社交网络服务,在短短数月之后即告夭折。2010年谷歌再度尝试将Gmail用户导入社交网络产品Buzz,但 很快成为谷歌滑铁卢:Buzz将用户的Gmail信息暴露给了其他人,导致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也介入调查,最终迫使谷歌修改隐私政策,在未来20年都将接 受政府监控。 Buzz的惨败给谷歌敲响了警钟,部分高层研发人员开始认为社交网站对谷歌构成了严重威胁。随着网络围绕着用户而重建,尤其是围绕着 Facebook刻画的人际关系而重建,谷歌面临着遭边缘化的风险,其影响力与日俱减。这些信息震动了谷歌高层,于是一个雄心勃勃的项目“翡翠海”应运而 生。这个项目不仅是为了推出产品与Facebook竞争,也是为了让谷歌现有产品围绕着社交媒体进行转型。(冈多特拉选择这个名字寓意是机会与风险并 存。) 在经过一年多的研发之后,谷歌最终在今年6月推出了Google+。这是什么样的产品呢?这个社交网站克隆了人们喜欢的Facebook多数特 性,同时也取消了人们不喜欢的Facebook多数特性。无论是主页、网页、图片与游戏按键,还是无休止的朋友信息更新功能,这些都与Facebook相 似。但在Facebook屡遭诟病的不顾用户隐私这一方面,Google+作了改进,让用户决定谁能访问自己刚发布的信息。Facebook不能让用户有 效地将联系人分类为同学和好友,但Google+新增了直观的分类功能。在收入模式上,Facebook要提取其平台上应用开发商30%的收入,而 Google+则表示只提取应用开发商5%的收入比例。在Google+推出后,谷歌向该服务新增了100多项特性,同时佩奇还宣布有更多特性即将上线。 当硅谷所有人都认为谷歌无法挑战Facebook之际,Google+的出现使人为之一震,连Facebook粉丝都为之动容扎克伯格的哈佛室友、 Facebook应用开发商Causes创始人乔·格林(Joe Green)就表示,Google+令人印象深刻。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