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AD联系:507867812

98堂

时间:2020-01-17 21:04:00 作者:AG积分 浏览量:36159

ag8环亚【8ag8.vip】98堂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见下图

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

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见下图

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如下图

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

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

如下图

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如下图

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见图

98堂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

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

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

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

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

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

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

98堂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

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

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

1.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

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

2.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

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

3.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

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

4.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

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98堂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龙虎大小最稳打法论坛

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

环博国际网址

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

有斗地主和斗牛的游戏

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

威尼斯人44509

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

百家乐大世界

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

相关资讯
百家乐视频ag

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

大发体育网

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

环亚厅游戏

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

威尼斯人赢钱不让提款?

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

二八杠在线

注:本文篇幅长且多,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真实生活写照。给自己取名乌托邦有两层含义——一来,我是孤儿,幸得母亲收养,长大成人。所以,我的身世与生辰注定像乌托邦一样,是永恒的迷。二来,在我的灵魂深处,我是个幻想与完美主义者。我经常会幻想我的生活像乌托邦那样,纯净且美好。乌托邦在我的心中,是最高向往。第三,本文中有些许内容是我幻想出来的,所以,字里行间总会有乌托邦的影子。 第一章 何处是吾乡 都说生活像电影,其实真正精彩的是生活。我复杂且多彩的人生,从这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 (一)我是乌托邦 我是乌托邦,正如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家呆了5年了。至于我是如何得知自己并非真正属于这个家,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依稀记得,我住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停车库。当时深圳的老小区,一楼是车库,二楼及以上才是住房。外婆那时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了,加之电梯房没有普及,所以我们就“光荣”地住在了别人眼中的“仓库”。车库其实挺大的,四四方方,像是现如今豪华别墅里50平米的大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却已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只是做饭时的油烟问题,左邻右舍对我们家一直埋怨不休。 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来了个小饭店,主要制作跟鸡有关的美食,日子也算过得去。只是她总是早出晚归,我很少能见到她的身影。以至于我童年所有的印记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是那种铁娘子一般的人物,长相上透着一股强硬,嗓门更是洪亮惊人。提起她,整个小区没有人不怕的。一来怕她的泼辣,而来怕她的纠缠。但就是这样的人,内心却无比柔软。 以上是我对于这个家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现在想来,那段岁月虽然没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太多印象,却是我最为珍爱的最难以割舍的。 (二)穿梭在无境之城 “乌托邦!乌托邦!这个死孩子又去哪里疯去了!” 不用多作思考,这句话肯定来自于我的外婆,她准是在满小区找寻着我的身影。时至今日我都不会忘记她那洪亮的声音,气沉丹田,响彻云霄。而这样的场景,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 我那时算得上是孩子王,女孩们没有一个愿意亲近我。一来,我的性子野,一般女孩喜欢的洋娃娃、公主裙,我都挨不着边,反而那些弹珠、运动器材,很让我迷恋;二来,母亲总是忙于她的饭店生意,无暇顾及我的日常生活。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打扮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学习淑女该有的品质。久而久之,我就活成了假小子的样子。早上出门我的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等我晚上回到家,衣服便脏得像是从刚从泥坑里捞出来的。跟男生打起架来我更是毫不手软,整整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人送外号——“野孩子”。 “我在这!”我欢脱的奔向外婆,手里捧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狸花猫,。猫很小,刚出生没多久,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外婆,这是我在小区墙角捡到的,在那叫好久了,可是猫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如果我们不管它,它会死的。我们把它养大好不好?” 我的眼神充满着乞求和渴望,那是对生命最为珍视的本我心理。 外婆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凶巴巴地说:“就知道玩,还学会捡东西回来养了。知不知道养这么小的猫有多麻烦!” 一路上我紧紧护着怀里这只小猫,生怕被外婆夺了去。 等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专心一致地用奶瓶给小猫喂奶喝。小猫虽然还没有张开眼睛,但是自打抱着奶瓶后就在没松过手。 看吧,外婆虽然表面上凶凶的,可真正碰到这样的事,却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自那以后,小仔就成了我忠实的伙伴,无论到哪它都会跟着我,外婆也就经常凭借着它的叫声寻觅到我。 小仔是我给这只小猫取的名字。我们俩有一个只有一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花园,我把它取名为——无境之城。其实,那只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停自行车棚的地方,棚顶不高,我经常踩着一辆自行车的座垫就爬到棚顶上,翻到另外一个小区的自行车棚顶上。隔壁小区虽然跟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各自的大门却在天南地北两个地方。这也是外婆总是找不到我的原因。 无境之城带给我的快乐,是现在的我无法体会的。在这头我是孩子王,打遍小区无敌手,在那头,我却是运动健将,每个健身器材我都玩得像模像样。而自行车棚就是那穿梭之门,带我跨越无境之城。....

热门资讯